吴侬软语声犹在 再见已是百年身

2019-08-28 07:00 来源:未知

看《金陵十三钗》,还是觉得细腻,学摄影出身的导演对美学有着近乎洁癖的爱好,镜头跟画面的美感处理都非常精致,人物的一颦一笑都让人印象深刻……

『为了她们,我去看了这部电影』

想着老谋子这次大概冲击奥斯卡有望了……

如果穿越到古代,我最想去青楼。这是我的青楼情结。

关于主角:

不为别的,你可知那清音绕梁,酒盏交错,衣袂翩跹,盼得花儿尽胭脂落,盼不得君来,留一滴泪珠在香腮,湿了缱绻珠帘,湿了摇曳红烛,湿了我的心。(原谅我古文水平实在有限,言不达意。)

尽管贝尔很大牌,但我始终觉得他是老谋子用来讨好国际票房和奥斯卡的道具,在全片基本采用新人的情况下,为了捞回制片方6亿成本的血盆大口,拉个好莱坞的一线影星觉得是合算的,更何况,原著的基本设定男主角就是美国神职人员。为了这个大牌剧本在原著基础上更改了很多,原来两个的西方神职人员改成了一个,身份改成了一个混混…… 显然,一个混混的觉悟远远要比一个神职人员的尽职要好看很多。很女主角大篇幅大篇幅的由调情而感情的戏码显然也更符合好莱坞英雄主义情节——无论是什么人,只要努力,就可能是英雄,名誉会有的,美女也会有的…… 在逆境中爆发出的巨大人性魅力和超强问题解决能力都是好莱坞钟爱的口味!我已经觉得我在里面看到了《辛德勒名单》、《入殓师》,《金色池塘》甚至《人鬼情未了》……

这不仅仅是皮肉生意,更多的是一种优雅,一种无奈却美丽的人生。她们的人生因充满故事而成为传奇。

其实玉墨才是真正的主角,或者我们说哪十三个鲜活灵动的风尘女子才是老谋子的真正用意!玉墨的选角不错,作为新人演员的倪妮的确发挥出色,她勾人的眼线,浓艳的红唇,摇曳的身姿都可以与色戒中的汤唯媲美,而演员本身,不知道是否化妆的缘故,也与汤唯相似…… 妓女的风情与闺秀的内心,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体现得淋漓精致,在片中,她也是道义和人性的化身。这个人物相对原著也进行了一定的改编,但改编的却很好,把原先一个妓女身上存在的小算计特质去除了,留下的是一个浓缩了相对高尚的人格综合体。她可以深陷风尘,但不自甘堕落,这可以从她夜访贝尔请他以带她们是十四人出城为代价献身,而拒绝那一卷美钞可以看出。是一个沉着大气,颇有计量的奇女子,她的这份智慧与胸襟在全片中或许没人能比得上。

青楼女子的优雅自古有之,幸好在上世纪 30 年代还有幸存——老上海式妩媚。那些秦淮河的女人们犹可弹起琵琶,唱一曲《秦淮景》。可爱可恨可坚强。

另一个比较喜欢的人物是小蚊子,一直喜欢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从为争浴室与女生们干架,到临上车时的剧烈挣扎,她的表现和反映,是最真实的人性体现。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这样那样的瑕疵毛病,我们内心深处都掩埋着那些叫自私、怕死的不安定因子,但是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们都把他们埋藏的很深很好……在极端残酷的环境下,大多数人都会爆发,人性的丑恶面也体现得最淋漓,而小蚊子,一个口上不饶人、敢于挽起袖子耍耍泼妇把一个比她弱小的女孩子甩到地上的妓女,这才是秦淮河边生活的真实模样吧…… 豆蔻痴情得太伟大,香玉的设计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感到纯粹是为了最后十三缺一,乔治的献身做铺垫的…… 在明知道外面死尸遍野,日军横行的情况下,还要为了一副耳环出去冒险,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香玉的身份设定是个社会接触面颇广的妓女,而非十三岁的教会女学生。而乔治的改编也让人觉得这一笔“神来”,在原著中一个比较典型的小人物被改成一个大义凌然的十四岁少年……高尚的看点只要一个就够了,太多就过了,作了……

老谋子还是比较擅长人物刻画的,专门找来会说南京话的演员,亲切家常的南京话使这些女人在嬉笑怒骂间更有韵致。

还有想说的是战争场面,佟大为饰演的李教官算是替国军挣回了点面子,当时的真实情况是,上司跑了,小兵来不及跑,被一串串地拉到江边屠杀,或者小兵也来得及跑,就抢劫老百姓身上的便装。平时这身狗皮是吃饭免单到处敲诈的通行证,而战时溃逃时,这身军装就是一道催命符…… 也许我们应当永远相当,导演在这里想要表现的,是人性的光辉,是快要见到生存希望之光的军人,甘愿牺牲拯救一群弱小的女学生的大义。是李教官坚持守在教堂外面的纸店,把自己最后生命的光芒都化成漫天的花雨来庇护这小小教堂里的一群弱女子……还是记得那场人墙炸坦克的戏,慢镜头的运用紧紧揪住了人心,无奈却又悲壮的心情弥漫全场,在硝烟渐散,李教官最后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很好地运用了蒙太奇效果,把我们无尽的感受和想象尽付……

演赵玉墨的女演员倪妮妆容有点像汤唯,穿旗袍甚是好看。旗袍就要丰满的女人穿才好看。

最后,想用下刚刚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对张艺谋访问的一个问题来结束。

 

 

『关于老谋子对原著的改编』

南方周末:你拍这个电影,有使命感吗?

人物和情节改得有点多,不过据说是严歌苓亲自改的。

张艺谋:没有。如果拍一个历史题材的电影,立即变成民族间狭隘的仇恨,这个电影是不对的。全世界拍那么多电影,你看美国拍了多少纳粹恐怖片,他是让你恨德国人吗?恐怕不会那么狭隘。都是历史的故事,今天都是要在战争和灾难等等题材中去提炼和观照人性。

这部电影塑造的英雄太多了,好像里面都是伟大无私的好人,只有日本人是坏人。原著里,戴上校(电影中为李教官)和玉墨有一段情,展现了一个多面的军人形象;孟书娟在玉墨面前也没有表现出友好;还有一个心思复杂的扬州法比等等。电影里都没有啦,都是伟人啊,还有最后发现十三钗少一个结果一个男的去替女学生了真是让我无语。还好最后一段,临上车前一个妓女哭着说她不是学生,想逃离的胆怯使得她的人性完整了。

战争或者灾难背景下人性的光辉,这是我们最要看的。人性的光辉是什么?歌苓、刘恒都说过,是爱,是善。这话一点都不大,在哪里拍都是这样。要不然,我们就把这个电影看得太狭隘了。我们不要做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老谋子说:“战争或者灾难背景下人性的光辉,这是我们最要看的。”不过光辉太多了就假了,毕竟在灾难面前人性的弱点更容易暴露。

要记住,好的艺术作品,是应该体现人性的光辉,而不是煽动民主主义情绪…… 让我们学会在任何恶劣的条件下都学会团结,都学会保护弱者,都学会坚守道德底线。

同去的同学说电影无法表达小说可以表达的一些东西,比如书娟第一次来月经等细节无法体现。

老谋子说:“电影里的这些人物是散点式的,电影不能顺着一个人物走,要不断地照顾到所有的人。戏少,人物还要站起来,这是很大的困难。” 可能他因此急于浓缩人物形象,有点不自然可以理解。

 

『仇恨,我们不是不想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至尊宝典现场开奖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吴侬软语声犹在 再见已是百年身